花前月下app

烈日当头,让人心烦躁不已!

龙烨天收回目光,却不愿意听她的话离开。

林云夕知道,他不放心自己,她红唇微微一勾,看着他笑得一脸绚烂:“烨,你放心,我不会有事的,你的任务就是看好两个儿子。”

林云夕说完,不等他开口,就挣脱他的手,步履平稳的往石室里走去。

龙烨天看着她决然的倩影,俊颜上的温柔逐渐变淡,漆黑如墨的目光渐渐变得深邃。

过了好一会,他才转身,看着一旁沉思的姜家主,语气冰冷骇人地说道:“姜家主,去给本君弄一张桌子,一张软榻,放到那边大树下。”

姜家主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冷意吓了一大跳,如寒冬腊月,让他不能呼吸!

和刚刚温柔的男子,仿佛不是同一个人。

强烈的压迫感,让姜家主不敢抬头,姜家主快速地应了一声,快速地转身去准备。

传说君上脾气阴晴不定,还真是这样的。

林云夕在步入石室时,脑海里回放了一遍大长老的信息,大长老姜凯,火系修为,七阶修为,是炼丹师,而且是一个丹痴,对丹药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。

石室很大,石壁上雕刻着一些栩栩如生的魔兽图案,石洞顶部,嵌着一排排夜灵石,将整个石室照得如白昼。

气质清新明丽长腿美女图片

石室里边的东西很简单,石桌石凳,一个茶壶,一个杯子除外,再也找不到其他的生活用品。

石室的中间,一张千年寒冰床榻上,坐着一名身穿白衣的男子,男子鹤发童颜,一头银发未束起,随意的披在脑后,自带一股仙风道骨。

靠近冰榻,林云夕感觉天寒地冻。

而大长老姜凯,紧闭着双眼,眉宇之间,是掩饰不住的凌厉与淡漠。

林云夕看着大长老,不急不缓地开口:“大长老,云夕是南宫家的小女儿,姜婉婉的关门弟子。”

大长老没有睁开眼眸,只是在听到姜婉婉这三个字的时候,林云夕见到他眼皮微微动了动,语气波澜不惊,“你想调解两家的世仇恩怨?”

“是的,大长老!”林云夕语气坚定的回答。

“那就把当年静怡受的苦,通通受一遍。”那波澜不惊的语气中,终于起了一丝丝寒意,唇线如刀锋一样的抿起,如带着嗜血的恨意。

林云夕微微凝眉,此刻她难道要逆来顺受。

那静怡受的苦肯定不少,让她都受一遍,不得哭死她。

南宫臻前辈受的苦,他要不要也受一遍。

“没有诚意,就滚!”似乎是感觉到了林云夕的犹豫,大长老震怒地吼道!

“怎么没诚意了?你都不说要怎么做,就赶人,这可不合道理,在说,你们姜家同意调解,我们南宫家开心都来不及呢?”林云夕有些没底气的反驳回去。

“静怡当年在你们南宫府外跪了十二个时辰,跪下吧!”大长老依然闭着眼睛,语气中尽显浓浓的仇恨。

“那个时候的静怡,如活在水深火热中,受尽欺辱,享尽南宫家的无情,那个时候她所有的一切,一切尽毁,苦不堪言。”忧伤的语气,控诉着

南宫家的无情!

林云夕微微蹙眉,漆黑如墨的眼瞳,望着大长老,阴鸷清冽地说道:“大长老,事情并非如此,当年南宫青前辈,也是有苦衷的。”

“本长老说了,没诚意,就滚!”看着林云夕迟迟不愿意下跪,大长老的声音比之前更加震怒!

林云夕双膝不由自主的往地上跪去。

只是她脸色微微有些难看,十二个时辰,二十四个小时,那不是要她的命吗?

可这老头,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。

只能先跪了,千错万错,南宫家错在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