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oyu网站入口

♂? ,,

,最快更新盛少撩妻100式最新章节!

盛誉始终看着她淡琥珀色的眼睛,他朝她点头,“听见了。”

“那打算回答我吗?”她那双顾盼生辉的眼眸乌黑如夜。

“当然。”盛誉还是认真地想了想,最后温声回答她,“我对这种秀的了解很一般。”

“什么叫很一般啊?”她实在难理解。

唐糖托腮,也期待着盛誉的独到见解。

“怎么了?”盛誉拢拢眉,双手合十抵在唇间,手肘放在膝盖上,看向她,“亲爱的,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。”

“内衣秀,我心里一点底也没有。”时颖嘟嘴说道。

盛誉精致的眉峰松开,俊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,“那就好好怀孕,不要参展了。”

“那不行!”时颖激动,“我答应过杨主任的!而且易泱也怀孕了,人家同样在家设计呢。”

“所以,刚才并没有说到点子上。”盛誉轻缓地加上一句,“希望我能为做些什么呢?”

奢侈的幸福

时颖微怔,她不禁有点小窘。

唐糖也是微微一愣,后来才明白这或许就是他们之间的交流方式。

知她者非他莫属也,时颖高兴地转眸看了身边女孩一眼,然后笑着对盛誉说,“下周有场内衣秀,就在嘉城举办,我想去看看可以吗?”她俨然有种向他请假的态度。

“可以啊,那有什么不可以呢?”盛誉其实并不想限制她,他若有所思,唇角却扬起一个笑容,“只要让阿风阿云或是我陪着,进去以后的安保措施一定是最好的,我们低调出行,一定不会有危险。”

“真的吗?!”她简直高兴得不知该如何是好!激动地和唐糖抱在一起,“哇!我们可以去秀了!!”

“是啊!真好!!”唐糖也很激动,她还以为盛总会把她当国宝保护着不让出门呢!

看到老婆这么开心,盛誉也表现得很高兴。

这一晚,时颖要求和唐糖睡一起,盛誉也没有制止,只要是她想做的,他都会依她。

布置温馨粉嫩的客房里,唐糖拿着手机拍了很多张自拍照,对房里的布置很满意,她感觉双腿都是飘的,她居然可以领御过夜!这要是说出去肯定没有人相信的。

冲完凉的时颖站在一旁静静地欣赏着她,每摆一个造型都很美。

直到她拍完照片,满意地将手机一收,“好啦!现在谈正事!”

然后时颖和唐糖盘腿坐在宽大柔软的大床上,两人开始交流时装秀的事,房门关得紧紧的。

笔记本电脑放在大腿上,她在看秀。

谈完工作之余,又开始聊生活,毕竟这样的机会并不多。

“小颖,说不定怀的是龙凤胎呢,那就真的是超级超级完美了,一儿一女凑成一个好字,最最最重要的是只需痛一次!”唐糖伸手抚抚她那平坦的小腹。

“说实话,我也这样期待过。”时颖穿着天蓝色长款睡衣套装盘腿而坐,长长的乌发随意地抓夹在脑后,看上去有种特别妩媚的感觉,“不过很多事情都只能由上天来安排,顺其自然啦,只要孩子健康就好。”

“小颖,我真羡慕。”盘腿坐在床上,唐糖拉着她的手抚了抚,“盛总很宠,提出要去看秀,我以为他不会同意,毕竟现在是孕妇,秀场那种地方鱼龙混杂而且空气不新鲜,出意外的几率很大。”

对,像上次那场秀,奶奶差一点就被人枪杀了。

经唐糖这么一提,时颖还是心有余悸的,“低调出行应该没事的,别告诉任何人,而且盛誉会派人保护我们的,相信他。”

“嗯嗯。”唐糖也相信盛总的能力,“我其实很期待内衣秀。对了,听说模特要我们自己预约,这回打算找谁?梁诺琪应该不会答应的,她的身份也不合适,她是梁家千金,是名副其实的千金大小姐,不可能穿着内衣去走秀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时颖微笑,“所以我不会开口的。”

“找已经出名的模特的话,我感觉观众会看得眼累,毫无新鲜感,可是找新人的话又怕怯场把我们的作品给搞砸了。”唐糖想得很透彻,“我听主任讲公司不派模特,得自己挑哦,然后按着模特的身材去设计合适的内衣。”

时颖很认真地听着,她点头,“我也听说了。”

唐糖又说道,“可是挑模特的费用应该不低,如果我们自己先垫付,作品一炮而红那还好,若是石沉大海的话,很明显是亏本生意。毕竟这场秀规模太大了,竞争很激烈,要出头不容易,设计师们总不能自己脱了衣上阵吧?”

“糖。”时颖声音轻柔而妩媚,“这是不是同事们的心声呀?”她大概猜出她想讲什么。

她点头,有些抱歉地说道,“对,可我觉得也有道理,认为呢?”

“……”时颖想了想,目光温柔地凝视着她,她并不想干预公司安排的事情,毕竟盛誉的决策一定有他的道理。对于派模特这一点他一定思考过。

唐糖却像抓住了机会,“小颖,可以让盛总安排好模特吗?这样大家也可以安心设计。”

“糖糖。”时颖没有什么情绪的起伏,唇角染出一个静雅如花的微笑,“如果盛誉不打算派模特,执意让大家自己找,有什么打算呢?”

“……”迎着她目光,唐糖想了想,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对不起,公司的事情我不想插手,不想跟他提。”时颖相信盛誉这么做肯定有这么做的道理,而且请模特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。她知道只要是自己开口提的,他都会点头同意。

他越是这样迁就她,她就越不想仗着他对自己的宠爱而提要求。

“小颖,不要生气啊。”

“没有没有,我没有生气。”时颖握着她的手,有些抱歉地说,“对不起啊,也不要生气,只是……”

“我能理解的。”唐糖唇角上扬,“对不起,是我没有考虑周到。”

“糖……”时颖柔声对她说,“我可以帮,想请谁当模特?”

“我还没有想好,到时候再告诉。”

“嗯。”

……

隔壁偌大的房间里,主灯关了。

只有镶嵌在墙壁里的几盏灯亮着,房里灯光氤氲,沐浴后的盛誉穿着白色居家服坐在窗前猩红色沙发椅里,他戴着蓝牙耳机在讲电话,“司溟,下周在嘉城举办的天使夏娃内衣秀帮我预定十个vip位置。”

“26号?”

“对,就是这场秀。”盛誉望向窗外,他的瞳孔很黑,黑得见不到底,“小颖想去看秀。”

手机那端的司溟心下一紧,“盛哥,看直播吧,时小姐刚怀孕不久,而且秀场这种地方谁也不能保证百分百的安,看上次巴黎那场秀,老佛爷就差点……被夺命。”